欢迎您光临365篮球滚球偷鸡6_365滚球漏洞_365滚球直播!Zksbwg.com

秦始皇第二任丞相昌平君如何成为末代楚王

2015-4-16 0:20:04 本站原创 佚名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

1、丞相的反叛
??? 秦王政二十一年,秦始皇的表叔,权高位重,出任丞相达十一年之久的昌平君熊启,突然被迁徙到秦楚两国边界的郢陈。他为什么被迁徙到郢陈,他与秦王嬴政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由于史书失载,又成为一桩历史之谜。
??? 昌平君被迁徙到郢陈的事情,见于《史记·秦始皇本纪》,一共只有六个字:“昌平君徙于郢。”简略而不详的纪事,文字上并没有特别难解的地方。徙,迁徙。郢,地名。这里的郢,指的是郢陈,故址在今天的河南省淮阳市。这条记载说,秦王政二十一年,昌平君被迁徙到了郢陈。
??? 郢陈这个地方,从前是陈国的国都,楚国灭掉了陈国以后,曾经将首都迁到这里,于是被称为郢陈。昌平君被迁徙到这里以前,郢陈已经被秦军占领,改称为陈县,属于秦国的领土,地处秦国和楚国的交界地区。那么,昌平君为什么会被迁徙到这样一个地方来呢??
??? 昌平君被迁徙以前,是秦国的丞相;他的迁徙路线,是从咸阳到郢陈。咸阳是秦国的首都,郢陈是秦国的边地,由首都到边地,从中央到地方,对于政治人物来说,如果不是为了特殊的事情一时性前往,常常意味着贬斥和失意。大家再看看史料中的“徙”字,古文中“徙”字的意义是迁徙,本身就是带有贬斥意义的用法。如果是不带贬斥意义的用语,就应当用“之”,将这条纪事写作“昌平君之郢”。如此解读下来,事情就步步深入了。看来,昌平君被迁徙到郢陈,不是一般性的外出,而是受到了贬斥,他是被免相出京了。
??? 免相出京的昌平君,他为什么受到贬斥,他为什么会被贬斥到郢陈这个地方来?他来到郢陈以后,又有些什么作为和行动呢?史书都没有记载。面对如此情况,历史学家是否只有望洋兴叹,而史书上又再添一桩未解的历史疑案了??
??? 真是苍天有眼,历史不灭,两千多年后,历史的黑洞再一次有火山喷发。1975年,在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发掘了多座秦国的墓葬,其中有一座编号为十一号的墓,是秦王政时代一位地方官员的墓葬。从这座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秦代竹简,竹简中有一份关于墓主生平的履历书,用编年纪事的形式写成,被称为《编年记》。在这份《编年记》中,昌平君的大名赫然出现,昌平君为什么被迁徙到郢陈的历史疑案,也由此隐隐透露出破解的线索来。
??? 在《编年记》中,有两条与昌平君迁徙的事情相关的记载:?
??? 一、廿年,韩王居□山。
??? 二、廿一年,韩王死。昌平君居处其处,有死□属。
??? 我们首先来对第一条纪事作字面的解释。“廿年”,秦王政二十年,公元前227年。□,残缺不可读的字。“□山”这两个字连读,当为地名,韩王居处的地方。这段文字说,秦王政二十年,韩王居住于□山这个地方。那么,这段文字中的韩王是谁呢??
??? 根据《史记》的记载,秦王政十七年,秦军攻陷了韩国首都新郑,韩王韩安被俘虏,韩国灭亡。竹简上的韩王,正是这位韩王韩安。秦灭韩以后,对于被俘的韩王韩安究竟作何处理,他被俘后的命运如何,史书上都没有记载。这枚竹简,为我们填补了历史的空白。看来,韩安被俘以后,秦国政府并没有杀害他,而是将他迁徙到了"□山"这个地方居住。遗憾的是,由于缺字的关系,我们不知道“□山”在哪里。
??? 我们再来解读第二条纪事。“廿一年”,秦王政二十一年,公元前226年。“有死□属”的□,残缺不可读的字,着名历史学家杨宽先生认为,这个缺字可能是“士”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段文字就可以复原成“有死士属”。“死士”,就是敢死之士,就是勇士。属,跟随。这段文字说,秦王政二十一年,韩王安死去了。昌平君到他死去的地方居处,有敢死之士跟随。
??? 韩王安死去的事情,史书上也没有记载,竹简的出土,又填补了一段历史空白。韩王安死了以后,昌平君来到他死去的地方“居处”,并且有"死士"跟随。昌平君的事情,有如此的牵连曲折,也是史书上没有记载的,可以说大大地补充了历史。
??? 不过,事情都是两面,新出土的竹简,一方面填补了历史的空白,也解答了历史上留下的疑难;另一方面,出土的竹简本身有不能释读的文字,同时,解读出来的新的史实,又引发了新的问题,制造出新的谜团。韩王安的居处之地“□山”在哪里?韩王安为什么死去?昌平君为什么会在韩王安死去的同时,随即来到他死去的地方“居处”,那些跟随昌平君的“死士”又是些什么人?凡此种种,宛若连环套般的谜团,解开一环以后,又引来了更多的未解的环扣。
??? 为了继续求解,我们必须对竹简中无法看清的地名“□山”作出合理的解释,搞清楚“□山”究竟在哪里。为什么这样说呢?
??? 2、“□山”在哪里?
??? 竹简上的“□山”是地名,是韩王安居处的地名,这已经是专家们的共识,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山”的地理位置。是在旧韩国境内,还是在秦国本土,是在偏僻的高山,还是在都市的近旁?这个地理的问题,关系到秦国对于韩王安如何处置的问题,是千里流放,还是就近安置?这个地理问题,也关系到韩王安的死亡问题,他为什么死亡,他死在哪里?这个地理问题,也关系到昌平君的迁徙问题,他为什么被迁徙到韩王安死去的地方,还有敢死之士跟随?凡此种种,都与“□山”这个地名有关,不首先解决“□山”的位置所在,我们将无法继续追查疑案。
??? 遗憾的是,由于“□山”的“□”已经无法辨认,仅仅根据竹简文字已经无法破解,我们必须另想办法。为了确定“□山”究竟在哪里,我们再来看看秦简《编年记》的这两条史料,这一次,请完全集中于地理的角度:
??? 廿年,韩王居□山。
??? 廿一年,韩王死。昌平君居处其处,有死[士]属。
??? 韩王安被秦军俘虏,是在秦王政十七年;被俘的地方,是在韩国的首都新郑(今河南新郑)。由竹简的文字可以知道,三年以后,也就是二十年,他被秦国政府徙居到“□山”,次年死去;他死去的地方,也应当就在“□山”。同年,昌平君由首都咸阳徙居到韩王安死去的地方,这个地方也应当是“□山”。由此,我们可以清理出韩王安和昌平君这两个人的两条移动线索。韩王安由新郑到“□山”,昌平君由咸阳到“□山”。“□山”,成了他们移动路线的交汇点。韩王安来到这里,死在这里。他死之后,昌平君又来到这里。这个“□山”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它既安置了亡国的韩国国王,又接受了被贬斥的秦国丞相?
??? 追踪调查到了这里,我想请大家作一个回忆,我们在整理昌平君的履历书的时候,曾经提到,昌平君四十六岁的时候,免相出京,被迁徙到了楚国的旧都郢陈。我们本次讲解,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关于昌平君的这次迁徙,《史记·秦始皇本纪》是这样记载的:
??? 二十一年……昌平君徙于郢。
??? 将这条纪事,与上面的秦简《编年记》二十一年的纪事,也就是昌平君被迁徙到韩王安死处的记载两相对照,毫无疑问,这两条材料是同一事情的不同记载,昌平君的迁徙地郢,与韩王安的居处地和死去地的“□山”,都在同一个地区。前面已经讲过,“昌平君徙于郢”这条史料中的郢,是指曾经做过楚国首都的郢陈,也就是秦国的陈县,地址在今天的河南省淮阳市(注:应为县),而“□山”呢?应当是郢陈属下的某一地名。
??? “□山”在郢陈的地理关系明确了以后,我们就可以填补秦简《大事记》的记载如下:
??? 廿年,韩王居(郢陈)□山。
??? 廿一年,韩王死。昌平君居处其处(郢陈□山),有死[士]属。
??? 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打开地图,来具体地考察韩王安的迁徙路线新郑-郢陈□山和昌平君的迁徙路线咸阳-郢陈□山的大体走向了。
??? 郢陈,在今天的河南省淮阳市(注:应为县);新郑,在今天的河南省新郑市。这两个地方相距不远,直线距离大约一百公里,可以说是相邻地区。新郑地处豫西山地和豫东平原的分界处,是南北交通的要道。郢陈,是交通东西南北的枢纽,连通黄河水系与淮河水系的鸿沟,就流经这里。战国时代,新郑-郢陈之间,是连接韩国和楚国的要道,这个时候,都已经被秦军攻占,成为秦国的领土。
??? 韩王安由新郑迁徙到郢陈,是由韩国旧都迁居到了楚国旧都,是被迁离了祖国旧地,但是,移动的距离很近,可以说是就近迁居。昌平君由咸阳迁徙到郢陈,是由秦国首都迁居到了楚国旧都,因为他是楚国人,所以说是迁回了祖国旧地,但是,昌平君徙于郢,移动的距离很远,而且有敢死之士跟随。这两次迁徙,一近一远,一是去国离乡,一是离京归国,归结处都在郢陈,实在是有些耐人寻味,不同寻常。我们应当如何来理解这两件不同寻常的迁徙呢?
??? 请大家一起来联想,韩王安是韩国的国王,昌平君是秦国的丞相,迁徙这样两位大人物的事情,只有一个人能够决定。这个人是谁呢?当然是秦王嬴政。秦王嬴政为什么会做出这两项不同寻常的决定,这两项不同寻常的决定又为什么都会归结到楚国旧都郢陈这个地方?看来,"□山"地理问题的解决,又引发了新的疑问出现,这些新的疑问,仅仅依靠对于文献和出土史料的分别解读,是无法完成的了,我们必须求助于新的解读方法,或者说,我们必须导入新的破案工具。
??? 那么,这个新的破案工具是什么呢?我们又将如何使用新的破案工具来破案呢?
??? 3、混合洗牌
??? 在导入这个新工具以前,我先请大家一起来关注一个英语单词,Game。Game,是英语的常用词,意义非常丰富,翻译成中文,有游戏、竞技、赛局等等意义。古代史研究,古代疑案的破解,与玩Game很有相通的地方。世上的种种Game当中,扑克牌Game极为有趣,可谓变化无穷。
??? 今天,我就借用扑克牌Game的玩法,将一件件史料写在一张张纸牌上,洗牌后用种种不同的方式重新组合。目的嘛,只有一个,希望由同样张数的纸牌,尽可能做出更多的组合来。换句话说,希望用同样史料的不同组合,解读出更多的史实来。这就是我今天想要导入的新工具,史料的Game组合。这种方法行不行呢?不妨来试一试。
??? 我在前面说道,由于新史料的出土,历史学家对韩王安和昌平君这两位历史人物的了解,可以说是大大地推进了一步。韩王安是韩国的故王,韩国被秦国灭亡,他成了俘虏被迁徙到郢陈看管以后,他的动向牵动着韩国的故土故民,史料中有关韩王安的记载,必须放在秦国与韩国的关系中来解读。昌平君是秦王嬴政的丞相,他与秦王嬴政关系密切,史料中有关他的记载,首先必须放在秦国的国内政局中来解读。昌平君又是楚国的王子,史料中有关他的记载,还必须放在秦国和楚国的关系中来解读。基于这种历史背景,我在《史记·秦本纪》和睡虎地秦简《编年记》有关韩王安和昌平君的纪事中,抽取秦王政二十年和二十一年的事情,将已经探明的地名补入,单独制作成五张扑克牌,然后混合洗牌,重新编排如下:
??? 牌1二十年韩王安徙居(郢陈)□山。(秦简《编年记》)
??? 牌2二十一年新郑发生反秦叛乱。(《史记·秦始皇本纪》)?
??? 牌3二十一年韩王安死(于郢陈□山)。(秦简《编年记》)?
??? 牌4二十一年昌平君徙居韩王安死处(郢陈□山),有敢死之士跟随。(秦简《编年记》)?
??? 牌5二十一年昌平君被迁徙到郢陈(□山)。(《史记·秦始皇本纪》)史料如此重新洗牌排列以后,最初看似没有关联的孤立的历史事件,大致可以看出某种隐约的联系来了。一些湮灭了两千多年的历史事件,也可以由此复原出来。为了便于解读,请按照指示出牌。
??? 请你打出牌1和牌2,组合起来看。秦王政二十年,已经作了三年俘虏的韩王安被秦政府迁徙到郢陈□山这个地方居住。第二年,新郑发生叛乱。这次叛乱,是由亡国后的韩国人民所发动的大规模反秦叛乱。这两件事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我们来看看。
??? 秦灭六国,韩国是第一个被灭亡的国家。当时,韩国国小力弱,早已成为秦国的属国。秦王政十七年,当强大的秦军压境时,韩国无力抵抗,秦军不费吹灰之力灭掉了韩国。灭韩以后,秦国对韩王和韩国贵族作了宽大处置,韩国贵族都没有受到诛杀迁徙,他们的生命都受到保护,财产都予以保留。这一点,从张良家的境况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张良出身韩国贵族世家,他的祖父和父亲一共辅佐过五位韩王,长期出任丞相。韩亡以后,他一家继续居留于故乡,家中有家奴三百人和大量财产,都是祖上留传下来的,并没有被秦军没收。
??? 对于被俘的韩王安,秦军没有诛杀,看来也没有流放,而是让他继续居留在新郑附近,给予宽厚的待遇。秦国的这种做法,一方面以此怀柔韩国遗民,一方面也是对其他国家的君王示以姿态,减少抵抗的阻力。这种做法,用现代的事情来比喻的话,相当于统战政策。
??? 三年以后,秦政府将韩王安从新郑迁徙到郢陈□山。秦政府为什么要将韩王安迁徙到郢陈,史书上没有记载。我们只能根据这件事前后的局势作合理的推测。秦军十七年灭韩,十八年攻破赵国首都邯郸,秦灭六国的战争步伐加快了。二十年,中国历史上一件有名的事件发生,这就是燕国太子姬丹派遣勇士荆轲刺杀秦王。荆轲刺秦王虽然以失败告终,却从心理上深刻地影响了秦王嬴政。他在此次事件中受到了重大的刺激,从此戒备诸侯各国的人,特别是对诸侯各国的王室贵族加深了仇恨,加重了报复。就在荆轲行刺失败的当年,秦王命令秦军对燕国实行报复性攻击。次年,秦军攻克燕国的首都蓟城(今北京)。从以后的历史来看,秦军对燕国的贵族实行了相当严酷的诛杀。
??? 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秦王嬴政修正了灭韩时实行的宽大政策,做出了将韩王安迁徙的决定。他命令将韩王安迁徙离开韩国本土,割断他和韩国人之间的联系,防备可能出现的意外。同时,由于韩国毕竟不同于燕国,并没有对秦国作殊死的抵抗,秦王也没有将他迁徙到远离中原的边远地区,而是将他就近迁徙到郢陈,在日渐严厉的处置中留下了温和的余地。
??? 然而,事情的发展与秦王的预料相反。秦灭韩以后,韩国人民反抗秦国、复兴祖国的愿望并没有消亡,他们一直没有停止地下的抵抗。韩王安被迁徙的事情,反而成了韩国人反秦活动由地下到地上、由隐蔽到公开的导火线。就在韩王安被迁徙的次年,新郑爆发了大规模的反秦叛乱。
以上,就是我们组合牌1和牌2,作出的新的历史解读。????? 4、打出后三张牌
??? 看来,牌1和牌2的组合,表面文字简单,事情后面的背景却相当复杂,有了上面的解读以后,再请你打出牌3。于是,我们接着牌1和牌2的背景,顺着牌序往下看。
??? 牌3二十一年韩王安死(于郢陈□山)。(秦简《编年记》)?
??? 韩国人在旧都新郑起义,目的是复活韩国。复活韩国,必然要拥立韩王。韩王安被软禁在不远的郢陈,处在秦军的看管下。新郑反秦后,起义的韩国军民一定会拥立韩王安作为复国的象征和号召,他们一定会有夺还韩王安的计划和行动。遗憾的是,由于史料的限制,我们已经无法知道这次起义的详细过程,我们仅仅知道结果,起义被秦军镇压,韩王安受牵连死去。推想过去,韩王安之死有两种可能:一,他可能卷入了叛乱,死于抗秦的军事活动中;二,更大的可能是,韩王安是秦政府的重要俘虏,是被严密看管起来的,当新郑发生大规模的叛乱以后,为了断绝叛乱者利用他复国的希望,秦王嬴政下令处死了他。
??? 韩王安死于郢陈,是受到新郑之乱的牵连,由此看来,新郑之乱已经波及相邻的郢陈地区了。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昌平君来到韩王安死去的地方,那么,我们自然会想到,昌平君这个时候到郢陈来,与新郑之乱和韩王安之死,会不会有关系呢?为了究明真相,请打出牌4和牌5。
??? 牌4二十一年昌平君徙居韩王安死处(郢陈□山),有敢死之士跟随。(秦简《编年记》)?
??? 牌5二十一年昌平君被迁徙到郢陈(□山)。(《史记·秦始皇本纪》)?
??? 这两张牌,记述的是同一件事情,详略稍有不同,我们合起来作统一的解释。先解释当时郢陈这个地区的历史情况。郢陈,曾经是楚国的首都,被秦军攻陷后,一直是反秦的热土,不仅楚国旧民反叛不断,各国的反秦亡命人士也纷纷会聚到这里。比如张良,他在韩国灭亡后,曾经来这里活动。又如后来反秦称王的游侠张耳和他的朋友陈余,他们在魏国灭亡后,逃到这里潜藏。秦末之乱,陈胜吴广起义以后,他们所建立的张楚政权的首都就建在这里。这些虽然都是稍后的事情,却明确地反映了郢陈地区楚国旧民的反秦传统,不但根深蒂固,而且首尾一贯。所以,当新郑叛乱波及郢陈以后,如何安抚该地区蠢蠢欲动的楚人,就成了秦国政府面临的一大课题。
??? 昌平君是秦国的丞相,又是楚国的公子,具有秦楚两国王室贵戚的双重背景,他不但在秦国政权有相当的权势,他对楚国的政局和楚国的军民也有相当的影响力。在韩王安被处死、郢陈地区动荡不安的时候,秦王嬴政做出了让昌平君前往的决定,命令他出京到郢陈镇守,一方面主持处理新郑之乱和韩王安之死的后事,一方面安抚郢陈地区不安易动的楚国人。
??? 上述的解读,主要是根据着名历史学家田余庆先生的研究做出来的。田余庆先生的这个看法,从秦王嬴政积极处置新郑之乱事件和安抚郢陈地区的楚国人的角度着眼,有相当的合理性。不过,田余庆先生得出上述看法的时候,昌平君的前半生尚不清楚。在昌平君的前半生有了眉目的今天,我感到有必要作进一步的补充。
??? 前面已经谈到,身为丞相的昌平君出京到郢陈一事,本身具有被免相贬斥的消极意义。牌4中说他来到郢陈□山时,有敢死之士跟随。对这些敢死之士的身份,可以有两种解释。如果解释跟随的"随(属)"是依附跟随,他们就是昌平君带来的亲近随从;如果解释跟随的"随(属)"是受命跟随,他们就是受秦王之命监视昌平君的人。不过,不管是哪种情况,都表明昌平君出京到郢陈来,在安抚楚国旧民的表面理由之外,可能还有更为深沉的背景,可能还有更为重大的原因隐藏在事件的背后。
??? 那么,这个更为深沉的背景,这个隐藏在事件背后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呢?我们继续追踪调查。
??? 5、一箭双雕
??? 为了破解这个谜语,我打出一张新的牌来,这张牌,就是《史记·秦始皇本纪》的另一条纪事:
??? 牌6二十一年王翦谢病老归。(《史记·秦始皇本纪》)?
??? 这条纪事说,秦王政二十一年,秦军大将王翦因病免职,告老还乡。那么,我们应当如何来看待这件事情,如何解读这张牌呢?
??? 前面已经谈到,新郑之乱,韩王安之死,昌平君被迁徙到郢陈这三件历史事件,都发生在秦王政二十一年,这三件事情,环环关联。大将王翦称病告老还乡,也发生在这一年。由此我们自然会联想到,这件事情,会不会也是在关联的环节上呢?不妨来追查一下。
??? 关于这件事情,《史记·秦始皇本纪》的记载过于简单,《史记·王翦列传》有详细的叙述。事情的大要如下:
??? 王翦,内史频阳(今陕西富平)人,与白起齐名的秦军名将。秦王政时代,王翦多次出任秦军大将,统领秦军征讨六国,立下了赫赫战功。王翦一家三代为将,儿子王贲、孙子王离先后也都成为秦军的名将,名重天下。老将王翦,可谓是秦国军界众望所归的领军人物。
??? 秦王政二十年,燕国太子姬丹派遣荆轲刺杀秦王,事情失败,嬴政命令秦军进攻燕国,大破燕军,统领秦军的大将,就是王翦。王翦主持的这次军事行动,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秦军攻克了燕国首都蓟城(今北京)。
??? 在这场战争中,王翦的部下,少年将军李信作战勇敢,在众多秦军将领中脱颖而出。李信领军深入穷追,击杀燕国太子姬丹,将姬丹的首级呈送秦王嬴政。姬丹是策划荆轲行刺的主谋,是嬴政志在必得的仇敌,李信的功绩,大得嬴政的赏识。
??? 进攻燕国的军事行动结束以后,秦军班师回国,一边休整,一边开始筹划新的军事计划。当时,韩国已经被攻灭,赵国的首都邯郸也已经被攻占,如今,燕国首都也被攻占,秦军的下一个攻击目标,锁定在楚国。这个时候,围绕着进攻楚国的军事计划,秦国朝廷出现了意见分歧。
??? 秦王嬴政以为,已经衰弱的楚国不堪一击,可以速战轻取。嬴政做出这个判断,自有他的根据。原来,就在王翦统领秦军主力进攻燕国的同时,王翦的儿子王贲统领另外一支秦军,对楚国作了试探性的攻击,结果是胜利而归,似乎显示了灭楚并不困难。
??? 在朝廷的会议上,秦王嬴政意气风发,与诸位大臣将军们开怀纵论,意欲一举灭楚统一天下。嬴政特意问李信说:“寡人准备攻取楚国,以李将军度量,需要动用多少军队?” 李信年轻气盛,正在凯旋的风头上,当即表示:“只要二十万。” 嬴政又问王翦:“王将军您看呢?”王翦慎重考虑后,回答说:“非六十万人不可。”?
??? 六十万军队,对于当时的秦国来说,相当于全国所能够动员的野战军的总数。王翦要用六十万人,表明王翦以为,攻灭楚国相当艰难,必须倾举国之力,实行总动员,才有成功的可能。满怀自信的嬴政当即嘲笑王翦说:“王将军年纪大了,怎么变得如此胆怯。"他夸奖李信说:"李将军果然是壮勇,说得对。”
??? 这个时候的嬴政,年方三十四岁,开始专权主断,正是万事得意的时候。朝廷会议征求大臣们的意见时,他对进攻楚国的方略或许已经有了看法,对于人选也有了腹案。不管怎么说,廷议的结果,嬴政任命李信为大将,统领二十万秦军进攻楚国。而王翦呢,则被免职贬斥出京,让他退休回到故乡频阳去安度晚年。这件事情,是秦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秦国史官特地在二十一年的大事记中记录了这件事情。
??? 秦国君臣讨论攻楚方案的这次会议,秦国政府的主要大臣和秦军的主要将领都出席了。当时,昌平君是右丞相,不管是按制度还是依常理,他都是会议的参加者。奇怪的是,史书上有关他对这件事情持什么态度,有什么意见,完全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记载,非常不可思议。
??? 我们已经反复说到,史书上没有记载的事,绝不等于没有;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定有大可思议的理由。那么,这个理由在哪里呢?我们已经了解到,昌平君是楚考烈王的庶子,楚国是他的祖国,当时在位的楚王负刍是他的庶兄弟。以情理而论,在祖国即将灭亡的时候,在亲族即将断绝的时候,他不会没有想法和意见,也不会没有苦恼和痛苦。即使不考虑任何个人的情绪和感情,身为秦国丞相的楚国公子昌平君,在秦军即将攻灭楚国的时候,他的处境一定是非常微妙的。
???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考虑到昌平君与王翦同时被贬斥出京,也考虑到他出京有敢死之士跟随,再考虑他后来反秦复楚、被项燕立为楚王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推想,在进攻楚国的问题上,昌平君与秦王嬴政意见不合,他可能是附和王翦,持慎重态度,甚至是另有微词,结果是遭到与王翦同样的命运,被免职出京,打发到郢陈去了。
??? 如此看来,在昌平君被迁徙到郢陈这件事情上,秦王嬴政可谓是一箭双雕:一方面,他借新郑反叛和韩王安之死的事件,利用昌平君的特殊身份,打发他前去处置;另一方面,也趁机将他从政权中枢排除出去--既为任命李信为大将领军灭楚清除了障碍,也排斥了老臣们的掣肘,有利于建立起听命于自己的年轻化的政府班子。
??? 那么,昌平君来到郢陈以后,他又做了些什么事情呢,他未来的命运又将是什么呢?
??? 6、被隐瞒的历史
??? 昌平君来到郢陈,是在秦王政二十一年。二十二年,史书中没有关于他的记载,二十三年,他再一次出现在史书中,《史记·秦始皇本纪》有记载如下:
??? 荆将项燕立昌平君为荆王,反秦于淮南。
??? 这条材料中的“荆”,就是楚,因为嬴政的父亲字为子楚,秦国史官避讳,称楚为荆。项燕,是项羽的祖父,楚军的大将。淮南,淮河以南地区。这条纪事说,秦王政二十三年,楚将项燕拥立昌平君为楚王,在淮南地区反抗秦国。
??? 由此看来,昌平君来到郢陈以后,反叛了秦国,在淮南地区被拥立为楚王。那么,他究竟为什么反秦,他在什么时候与项燕接上头,又是什么时候离开郢陈来到淮南地区的呢?凡此种种,又是疑问重重。这些重重的疑问,史书竟然都没有记载,不能不说是很有些奇怪。
??? 奇怪的事情反复出现,而且在同一本书里反复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这就难免使我们产生一种怀疑,史书对于昌平君的事情是否态度诚实,是不是有难言的隐衷,是不是有意识地作了删节和隐瞒?我们的这个怀疑,有没有根据呢?我们的这个怀疑,是否可以得到其他史实的旁证和支持呢??
??? 答案是肯定的。昌平君来到郢陈,是在秦王政二十一年,他被拥立为楚王,是在二十三年,这两件事情之间的二十二年,史书空白。然而,就在这一年,秦国历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这就是李信统领二十万秦军进攻楚国,大败而归。这件事情,史书的记载明显有隐瞒真相的嫌疑。我们来看史书是如何隐瞒这件事情的。
??? 翻开《史记·秦始皇本纪》,秦王政二十二年,仅仅只有一条记载:
??? 王贲攻魏,引河灌大梁,大梁城坏,其王请降,尽取其地。
??? 这条记载说,秦王政二十二年,秦将王贲进攻魏国,引黄河水冲灌魏国的首都大梁城(今河南开封),大梁城毁坏,魏王请求投降,于是收取了魏国的所有国土。
??? 同样一件事情,出土的秦简《编年记》也有记载如下:
??? 攻魏梁。
??? 仅仅三个字,说秦军进攻魏国的首都大梁。
??? 《史记·秦始皇本纪》的记载,司马迁是根据秦国的史书《秦记》编写的,来源于秦国史官的正式纪事。《编年记》的纪事,是秦国的小官吏喜从秦国政府的文书上抄录下来的,也是官方记录。由此看来,《史记》和《编年记》都没有记录李信攻楚失败这件事情,正是因为秦国的史官在《秦记》中隐瞒了这件事情,司马迁和喜都不了解情况,不知道真相。想来,秦国的史官,同历代的史官一样,对于当代的事情,持有一种维护当朝声誉的立场,出于种种现实利害的考虑,往往是报喜不报忧。
??? 攻灭魏国,以秦军的胜利结束,当然要大书特书,快马加鞭,大喇叭通报全国,引得举国欢腾,龙颜大悦。另一方面,对于秦军失败的消息,则是严加保密,对外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瞒就瞒,实在瞒不过去,就轻描淡写地酌情处理,理由嘛,当然是为了不影响士气,不要有损帝国的光辉形象,多从正面引导云云。这种做法,是历代集权政府的惯技,美其名曰保密,不好听的说法就是封锁消息。
??? 实际上,就在秦王政二十二年这一年,秦将李信率领秦军进攻楚国,大败而归。秦国的史官在《秦记》上隐瞒了这件事情,秦国政府也没有将这件事通报各地方政府。
??? 不过,刻意隐瞒的历史,不时也会露出马脚。《史记·王翦列传》叙述王翦被罢免回乡以后说,于是秦王任命李信为大将,蒙武为副将,统领二十万秦军分两路进攻楚国。(蒙武为副将攻楚,《王翦列传》误写为蒙恬。根据《六国年表》及《蒙恬列传》,攻楚为蒙武,当时,蒙恬还没有为将。)李信军进攻郢陈南部的平舆县(今河南平舆北),蒙武军进攻郢陈东南部的寝县(今安徽临泉)。在强大秦军的攻击下,楚军大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信军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行动,他没有乘胜东进,按预定计划攻取楚国的首都寿春(今安徽寿县),而是回师西退,掉过头去攻击秦国领土内的郢陈,蒙武军也撤退回来与李信军会合。也就在这个时候,一支楚军出现在李信军的后面,三日三夜紧紧尾随跟踪,然后发动突然袭击,一举大破李信军。李信军的军营壁垒被逐一攻破,部下七名主要将领被杀死,大败而归。
??? 李信攻楚的失败,是战国以来秦国历史上罕见的惨败。关于这次战争的真实情况,秦国史官在《秦记》当中没有留下正式的记录。《王翦列传》中的上述叙事,是为了交代王翦隐退后又复出的原因时顺便牵连出来的片断。正是由于秦国史官的刻意隐瞒,这段叙事不但语焉不详,而且歧异零乱,千百年来就是一笔糊涂账。
??? 糊涂账有糊涂账的原因,这种原因往往在封锁的消息当中,李信大败的消息秦政府不希望公开,这已经说过了。事实上,秦政府不希望公开李信大败的消息,后面还有一个更大的理由。
??? 这个更大的理由是什么呢?就是李信军为什么攻楚失败?
??? 请大家再一起来回忆一下李信统领二十万秦军攻击楚国的行动。李信军进攻楚国,以郢陈为前进基地,兵分两路出动。李信进攻郢陈南部的平舆县,蒙武进攻郢陈东南部的寝县,两支秦军最初都取得了胜利。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信突然从前线退军,掉过头来去攻击秦军的后方基地郢陈。看来,这个时候,郢陈地区发生了意外的事情,迫使李信不得不回师反击。那么,这个时候,郢陈地区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测事件呢?
??? 为了解答这个疑问,我先请大家一起来考虑这样一个问题,李信军攻击楚国的时候,昌平君在哪里?
??? 前面已经说过,昌平君是秦王政二十一年来到郢陈,二十三年到淮南地区的,二十二年,当李信军攻击楚国的时候他应当正在郢陈。那么,我们再继续追问,二十二年,昌平君在郢陈干什么呢?回答是,起兵反秦。
??? 根据田余庆先生的研究(《说张楚--关于"亡秦必楚"问题的探讨》,原刊《历史研究》1989年第2期,收入《秦汉魏晋史探微》[重订本],中华书局2004年),秦王政二十二年,正当李信和蒙武所统领的秦军在郢陈的南部和东南部大败楚军,准备乘胜进攻楚国的首都寿春,一举攻灭楚国的时候,身在郢陈的昌平君起兵反秦,攻占了郢陈,切断了李信军的后路,使攻楚的秦军陷于前后受敌的苦境。于是,李信军不得不停止攻楚,回师进攻郢陈,结果被楚军前后夹击,大败而归。
??? 由此看来,对于李信军进攻楚国这段歧异零乱的历史,特别是他和蒙武在郢陈附近先胜后败的蹊跷过程,我们只要补入昌平君郢陈起兵反秦这样一个细节,事情就真相大白,历史就一清二楚了。
??? 由此看来,在秦王政二十二年这一年纪事中,秦国史书《秦记》至少隐瞒了两件大事:一是昌平君在郢陈起兵反秦,一是李信军由此大败而归。李信军大败的事情,在《王翦列传》中露出了马脚;昌平君郢陈起兵的事情,因为田余庆先生的研究而重见天日。历史的发展,一环连着一环,昌平君郢陈起兵,导致李信军攻楚失败。李信军的大败,又引发出一桩新的历史事件,王翦复出。
??? 7、王翦复出
??? 李信军大败,身在咸阳的秦王嬴政得到秦军惨败的报告,大为震怒,他亲自前往频阳,登门造访被贬斥出京、还乡养老的王翦。对于这件事情,《史记·王翦列传》有详细的记载。
??? 二人见面时,嬴政首先屈尊陈谢说:“寡人当初不用将军的意见,如今果不其然,李信败战辱没秦军。眼下楚军日益西进,逼近秦国,将军虽然有病在身,也不至于袖手旁观,置寡人于孤立无助的苦境吧。”王翦推辞说:“老臣疲病昏乱,如此重任,望大王另外选用良将。”此时的嬴政,已经是强势的秦王,他打断王翦的话,用毫无商量的语气说:“话到此为止,不用再多说了!”
??? 王翦是了解嬴政的人。他知道,嬴政为人,实用而冷酷,要用你的时候,不惜弯下腰低下头,用好话请求你,这叫作俯身低首,卑辞相求;而在如此屈尊的后面,则是无上的倨傲,要你必须服从的独断意志,一旦你不识抬举,抗拒他的意愿,他会瞬间勃然作色,拂袖而去,毫不留情地处置你。?
??? 王翦深知,秦王不听自己的意见任用李信,李信大败而归,秦王贬斥昌平君出京,昌平君反秦为楚,这两件事情,使秦王的自尊受到极大的伤害。如今亲自前来,表面上是屈尊求人,实际上是捐身逼人。秦王如此行动的后面,有无言的明白表露,我身为王上,已经登门陈谢请求,身为臣下的你,难道还敢不从?
??? 也许这时,王翦切切实实地感到,此时的自己,宛若当年的大将白起,此时的秦王,宛若当年的秦昭王。军功累累的白起,在进攻赵国的问题上与秦昭王意见不合,被贬斥回家。秦军失败,昭王请白起再次出任秦军大将,白起因病拒绝。秦昭王恼羞成怒,罢免白起的一切官职爵位,迫使他自杀身亡。
??? 想到这里,王翦不敢再推辞,他退一步请求说:“如果大王非要用臣下的话,臣下还是原来的意见,非用六十万军队不可。”嬴政当即回答道:“听王将军您的。”
??? 于是嬴政任命王翦为秦军大将,统领六十万秦军进攻楚国。
??? 王翦被任命为大将以后,秦军总动员,六十万秦军从各地征发,陆续开赴前线。王翦离开首都咸阳,秦王嬴政亲自送行,一直送到咸阳西郊的灞上,可谓期待殷切,恩宠荣耀之极。君臣分别之际,王翦出人意料地开口,向秦王嬴政提出了古怪的请求。
??? 王翦请求秦王恩赏些田宅给自己。他的要求详细具体,好像预先就精心准备了图纸一般,东一处西一处,都是咸阳一带的良田美宅,还有带池塘的庭园,务必请秦王现在就一一恩准。身为一国之君的嬴政,一门心思在挽回败局,攻灭楚国,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事,他有些不屑地对王翦说:"王将军,您还是专心出征吧,钱财的事情,请不必多考虑。"秦王的意思是说,胜利以后,一切应有尽有,哪里还需要你来开口。
??? 这个王翦,固执而不识相,他啰啰嗦嗦地一再请求说:“臣下为大王领军作战,多有功劳,却至今得不到列侯的封赏,如今借大王一心使用臣下的机会,及时地为子孙儿女们请求些田宅,作为家业,也不算过分嘛。”嬴政禁不住大笑出声,摇摇头,真是没有办法,只有当即恩准了王翦的所有请求。
??? 王翦这才千恩万谢,高高兴兴上车出发。抵达函谷关后,王翦又派遣使者前往咸阳面见秦王,感谢恩赏,同时又有新的田宅请求。据说,抵达前线以前,王翦派出去请求田宅的使者,一共有五批之多。亲信部下们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劝谏王翦说:“将军请田求宅的事情,怕也有点过分了吧。”王翦这才吐露真话说:“哪里是你们想的那样简单。秦王表面粗犷大量,内心多疑而不信任人。如今扫空秦国将全部军队交给我,如果我不多为儿孙请求田宅以表明心迹的话,岂不是会让秦王一心怀疑我吗?”
??? 王翦毕竟是在秦王身边多年的老臣,对于秦王的心思和个性,揣摸得透彻,他对于秦王的猜忌,自有老到的应对。王翦的行事,更有超出个别事件的道理,这就是说,在集权专制国家,不管什么人,一旦具备了颠覆现状的可能条件,就必然要面临被怀疑的境地。这种事情,古今中外皆然。
??? 明白了王翦的用心,也就明白了嬴政的担心。将全国军队交由一人指挥,可以说是任何君王都放心不下的事情,军队倒戈导致王位更替的事情,历史上屡见不鲜。况且,对秦王嬴政来说,由于自己的失策,大将王翦和丞相昌平君同被罢免迁徙,由于自己用人不当,二十万秦军惨败;如今,昌平君反叛,不得不请王翦重新出山,万一稍有不测,不堪设想的后果不仅关系到自己王位的安危,更关系到秦国国运的兴亡。当时的情况下,秦王嬴政的处境,不可不谓艰难险恶;他重新起用王翦,不可不谓是冒着绝大的政治风险做出的重大决断。由于王翦老到周全的应对,嬴政对王翦个人的戒备,一时和缓下来。不过,形势比人强,意外不可不防。
??? 王翦复出以后,六十万攻楚秦军如何行动,在何处集结,首先攻击何处,与哪部分楚军交战,史书都没有具体的记载。《史记·秦始皇本纪》只有一句笼统的话说,王翦军出动以后,“取陈以南至平舆”。陈就是郢陈;平舆,是郢陈南部的平舆县。前一年李信军统领二十万秦军攻楚,就是由郢陈出发,攻取平舆后突然退回来的。看来,王翦军攻楚,走了与李信军完全相同的路线,由郢陈出发,攻取平舆,再东进攻取楚国的首都寿春。
??? 然而,我们前面已经讲过,由于昌平君在郢陈起兵反秦,导致了李信军大败。李信军败后,郢陈及其附近地区被楚军占领,楚军以郢陈为基地,大举西进,进攻秦国。王翦统领六十万秦军反击攻楚,郢陈是他首先必须攻克的地区;昌平君所统领的叛军,是他必须首先打击的对象。奇怪的是,史书中对于王翦军出动以后,郢陈地区秦楚两军的动向,昌平君与王翦这两位旧日同僚之间的直接对阵,竟然都没有记载。当时当地,秦楚两国以郢陈为冲突焦点的历史,不可避免的郢陈攻防战,竟然又成为一桩失载的历史疑案。
??? 8、两封发自战场的遗书
??? 实有的历史,史书失载。失载的历史,默默无语,不得不留待将来,留待历史黑洞的火山喷发。幸运的是,历史学家们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新的文物出土了。这个新的文物,出土于我们前面已经提到的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
??? 在睡虎地被发掘的多座墓葬中,有一座被编号为四号墓的秦墓,从这座墓中,出土了两封秦军士兵的家信。这两封家信,是迄今为止我们所见到的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家信实物,非常宝贵。特别有意思的是,这两封家信的寄出时间,正好是王翦军出动后的秦王政二十四年,而发信的地点呢,恰恰在秦楚两军交战的郢陈前线。这种千年难遇的巧合,自然使我们想到,失载的郢陈攻防战的历史,会不会从这两封家信中透露出一些消息呢?让我们从头读信,细细体味,用心搜寻。
??? 两封家信的收信人,同是一位叫作"中"(衷)的人。两封家信的发信人,一位叫作“黑夫”,一位叫作“惊”,是中的两位兄弟。中是长兄,与母亲住在一起,照料着整个家庭。大弟弟惊已经结婚,生有一位女儿。黑夫未婚,应是最小的弟弟。
??? 我们先来看幼弟黑夫所写的信。黑夫在信中首先问候大哥,再问候母亲,别来无恙。他在信中说,不久前在淮阳前线与同样从军的哥哥惊相会,两人都安然无恙,请母亲和家人放心。然后,黑夫请求送些零用钱来,也请母亲在家乡买些丝布,做成夏衣,与钱一道送来。黑夫是精打细算的人,他在信上说,如果家乡的丝布太贵的话,就只送钱来,自己在当地买丝布做夏衣。
??? 黑夫亲情浓厚,他在信的末尾问候家中的其他亲人。他问候姑妈,问候姐妹,问候邻里的亲人,也代从军的哥哥惊问候惊的妻子和家人,真是礼节周全。
??? 惊是写第二封信的人,他在问候了哥哥中和母亲以后,也谈到自己与黑夫一道同在淮阳军中,二人都安然无恙。与黑夫一样,惊也请母亲送钱和布来。不过,惊性子急,说话直,他写明送钱五百到六百,要布二丈五尺以上。他信上要得很急,甚至写了不马上送来,就会急死人的焦虑。惊大概结婚不久,一个女儿年纪也小,他对妻女牵肠挂肚。他问候妻子,请妻子一定要孝顺父母,赡养老人。他最放心不下年幼的女儿,特意嘱咐哥哥中,定要多加管教,务必不要让她为取柴火一类事情,跑到离家稍远的地方去。
??? 惊也关心大哥中,他在信中说,听说家乡附近有的地方不太安稳,提醒哥哥不要到这些地方去。他也在信中提到战况有进展,说自己所在的部队已经进入"反城",屯住于淮阳城中……
??? 这两封信,因为文字有残缺,信中提到的人物很多,还不能完全读通。不过,通过专家们的解读,信中所涉及的家庭内部的事情,大体上是清楚了。我整理历史,仔细读了这两封信,在感慨古代人情亲情的同时,也生出一个小小的疑问,这个墓葬的主人"中"为什么会把这两封信放在自己坟墓中呢?
??? 以古今的人情度量,放在墓葬里的陪葬品,多是死者珍爱的东西。死者看重这些物品,希望永远不离开它们,所以才将它们陪葬,让它们伴随自己离开人世到另一个世界去游历。人性的这种特点,古今中外皆然,上至帝王将相,下至细民百姓,也都一样。两千年前一位普通的秦国人"中",死前将两个弟弟两封来信放在自己的墓葬里,正是表明他在自己的人生中特别看重这两封信。那么,他为什么特别看重这两封信呢?是因为这两封信是两个弟弟从战场上寄回来的。根据专家推测,他的两个弟弟在发出这两封信后不久,可能都战死疆场了。于是,这两封信就成为两封异常珍贵的遗书。
??? 如果上述推测不错的话,这两封遗书,对于一个古代秦国的普通家庭来说,分量可谓是重而又重;对于撑持整个家庭,爱护和关照两位弟弟的大哥来说,可谓是人世上最贵重的东西了。哥哥中一直珍藏着弟弟黑夫和惊的信,当他临死时,他要求将这两封信放进自己的墓中,他希望兄弟三人,永远在一起。
??? 9、一场失载的战争
??? 黑夫的信,写于秦王政二十四年二月,惊的信稍晚,大概写于同年三四月间,可能因为天气已经转热,所以他在写给母亲要钱置办夏衣的信中,显得非常心急火燎。这两封信,都发自淮阳前线,信中的内容,不仅涉及一个古代家庭的钱财琐事、儿女亲情,也第一次从一个普通士兵家庭的角度,栩栩如生地讲述了秦国统一天下的战争实况,一场史书所没有记载的战事,也因为这两封信的出土而从历史的黑洞中浮现出来。
??? 黑夫在信中写道:"黑夫等直佐淮阳,攻反城久。"--这句话是说,黑夫等人在淮阳作战,进攻"反城"已经很久了。淮阳,就是郢陈,因为地处淮河之北,所以又被称作淮阳。?
??? 由信上的这句话,我们可以了解到,郢陈(淮阳)反叛,被叛军占领,成为"反城",黑夫所属的秦军,长久围攻郢陈,直到黑夫寄信的时候,也就是秦王政二十四年二月,还没有攻破。郢陈不久后被秦军攻克,因为惊在第二封信中提到,自己已经"居反城"中,大概在三四月间。
??? 黑夫和惊所参加的这场进攻反城淮阳的战事,史书没有记载。这两封信的出土,首先是填补了历史的空白,将一场不见于史书记载的战争呈现出来。历史一环连着一环,由于淮阳之战的呈现,新的问题又被牵引出来。黑夫和惊所属的秦军是由谁统领的呢?他们所攻击的占据郢陈的叛军又是由谁统领的呢?
??? 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秦王政二十二年,昌平君在郢陈起兵反秦,攻楚的李信军被迫撤回,在郢陈大败,胜利的楚军以郢陈为基地,大举西进攻秦,迫使秦王嬴政亲自到频阳陈谢请求王翦复出。这个时候的郢陈地区,控制在以昌平君为首的楚军手中。二十三年,王翦统领六十万秦军出动。王翦秦军进攻楚国的路线,大体与李信军相同,由郢陈南下东进,进攻楚国的首都寿春。从而,王翦军出动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攻打郢陈,平定以昌平君为首的反秦叛乱。
??? 由此看来,黑夫和惊都是王翦军的战士,他们随军开赴郢陈,开始对"反城"郢陈的围攻。战事激烈而长久,直到二十四年三四月,郢陈才被秦军攻克。而长久坚守郢陈、抗拒秦军的叛军,应当就是昌平君所统领的楚军。郢陈之战攻防双方的军队统属,由此大体清楚。
??? 由这两封信所透露的郢陈之战的事情看来,秦灭六国,统一天下的战争决非摧枯拉朽,如同风扫落叶,而是非常激烈和残酷。特别是秦灭楚国的战争,不但反复曲折,而且与秦国国内的政局有深沉的牵连。复杂的历史真相,远远超出我们仅仅阅读传世的史书所能够了解到的情况。
??? 郢陈攻防战的历史真情,因为两封家信的出土被披露出来以后,在连续的历史环节上,新的疑问又随之而来。秦军苦战攻克郢陈后,长期坚守郢陈的楚军下落如何呢?攻击郢陈的秦军主帅是王翦,坚守郢陈的楚军主帅是昌平君,郢陈之战结束后,他们又将如何行动?昌平君和王翦曾经是秦王嬴政的左右手,郢陈之战结束以后,秦王嬴政又将如何对待这两位让人放心不下的将相大臣?
??? 历史宛如影片,经过历史学家的修复倒片后,可以一遍又一遍地重放,我们继续往下看。
??? 10、昌平君之死
??? 秦王政二十三年,王翦统领六十万秦军出动,他吸取李信军失败的教训,谨慎作战,步步为营,逐步推进。王翦首先逐一收复失地,安定郢陈西部的颍川以后,他以秦军一部包围郢陈。同时,他统领秦军主力南下,进攻郢陈南部的平舆。围攻郢陈的秦军,苦战久攻不下。进攻平舆的秦军主力,大破楚军,乘胜东进,深入楚国境内,攻克了楚国的首都寿春,俘虏了楚王负刍。
??? 形势发展到这个时候,秦王嬴政亲自来到了郢陈。关于秦王嬴政的这次行动,《史记·秦始皇本纪》只有一句话六个字:“秦王游至郢陈。”至于他为什么来,来后做了些什么,以后的去向如何,都没有交代。我们只能推测他在首都咸阳待不住了,实在是放心不下,他放心不下前线的军事形势,他放心不下手握军权的大将王翦,他也放心不下反秦为楚的表叔昌平君,所以他要亲自到郢陈来监军,来督战。也就在这个时候,坚守郢陈的昌平君,在得到楚王负刍被秦军俘虏的确实消息之后,被楚军大将项燕拥立为楚王。不久,他撤出郢陈,东去退回到楚国境内。这就是《史记·秦始皇本纪》的记载,秦王政二十三年,“荆将项燕立昌平君为楚王,反秦于淮南。”
??? 淮南,淮河之南。看来,昌平君退出郢陈以后,来到了淮南地区。在国家不可一日无主的紧急情况下,他继承了楚国的王位,在大将项燕的辅佐下,领导楚国军民继续抗击秦军,保卫祖国,成为最后一代楚王。他那波澜壮阔的一生,也伴随楚国的命运,接近尾声。?
??? 秦王政二十四年,《史记·秦始皇本纪》有纪事如下:???
??? 王翦、蒙武攻荆,破荆军,昌平君死,项燕遂自杀。
??? 这条纪事说,秦王政二十四年,王翦和蒙武统领秦军攻击楚国,击败楚军,昌平君死去,项燕于是自杀。
??? 项燕兵败自杀,是在淮北的蕲县(今安徽蕲县),也就是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的地方。王翦攻克楚国首都寿春以后,主力移师北上。楚王熊启(昌平君)与项燕退守淮北,在蕲县与王翦军决战。决战的结果,楚军战败,楚王熊启战死,大将项燕自杀,楚国灭亡。战国时代的历史,即将结束,新的后战国时代的历史,又由此埋下了伏线。
??? 十四年后的秦二世元年七月,楚国戍卒陈胜吴广在蕲县大泽乡起兵反秦,楚国复国。其后不久,战国六国纷纷复活,后战国时代到来。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义时,假称楚国大将项燕和秦国公子扶苏还在人世,起义是在他们的领导下发动的。
??? 扶苏是秦始皇的长子,秦帝国皇位的合法继承人,项燕是项羽的祖父,抗秦殉国的楚军大将。陈胜吴广起义,在反秦复楚的大义名分之下奉这样两位人物作为精神领袖,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只要我们联想到活跃于秦楚之间的昌平君,不可思议的历史中或许就会浮现出可以思议的线索。昌平君是楚考烈王的儿子,他被拥立为最后一位楚王,与项燕一起战死于蕲县,昌平君又是秦始皇的表叔,秦国的王室贵胄,他与扶苏之间不会没有关系。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联想到,昌平君会不会是将扶苏和项燕连接起来的关键人物?昌平君究竟是扶苏的什么人呢?
??? 搜寻嬴政的亲人到这里,秦始皇的密码,可以说是又被解开了一环。然而,历史的隐秘连接着隐秘,秦始皇的密码,一环套着一环。看来,我们的搜寻,还得继续下去。
(本文摘自李开元《秦始皇的秘密》,中华书局出版)

相关阅读:

图片新闻
365篮球滚球偷鸡6_365滚球漏洞_365滚球直播藏天顺五年圣旨赏析 秦始皇第二任丞相昌平君如何成为末代楚王
高钊中和他的书法艺术 颍岐口地望考
谈淮阳平粮台纺轮“易卦”符号 郸城发现大汶口晚期刻符陶片